當前位置: 首頁 >> 案例交流

案例交流

呂永泉販毒案二審辯護詞

日期:2009-08-11     閱讀:2,014次

案情: 
    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 
    2005年5月31日,被告人呂永泉通過被告人黃善標的介紹,在廣州市將14萬元人民幣匯給被告人甘勝標,欲購買2塊毒品海洛因。甘勝標收到匯款后,便于次日上午到郵政儲蓄所提款13.5萬元交給被告人黃光才,再由黃光才聯系越南人購買毒品海洛因。次日,黃光才叫人把毒品海洛因交給甘勝標,后甘勝標攜帶毒品欲交給黃善標,被當場查獲,公安人員當場繳獲毒品海洛因兩塊,凈重702克。甘勝標于當天晚上帶領公安人員抓獲前來接貨的黃善標,次日又帶領公安人員抓獲黃光才。黃善標被抓獲后,于6月3日帶領公安人員前往廣州市抓獲呂永泉。 
    據此,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呂永泉、黃光才、甘勝標、黃善標的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依法對被告人呂永泉、黃光才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另認定被告人甘勝標、黃善標有重大立功表現,對被告人甘勝標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被告人黃善標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并處罰金5萬元人民幣。 
    呂永泉不服一審判決,委托桂三力律師事務所張宏新、孔燕飛為其進行二審辯護。2008年12月29日廣西區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此案后認為一審判決認定部分事實不清,依法裁定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桂三力律師事務所接受上訴人呂永泉親屬委托并征得呂永泉本人的同意,指派我們出庭為呂永泉參加本案的二審訴訟。在此之前,我們曾作為呂永泉的一審辯護人為其進行過一審辯護,對本案的基本案情已經有了足夠的了解。我們認為,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所依據的證據,未能相互印證,既不能認定上訴人呂永泉與黃善標曾經多次合伙販賣毒品,也不能推定得出本案是上訴人呂永泉提供毒資的結論。為此,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和《律師法》有關的規定,我們謹為其提出如下無罪辯護的意見: 
    首先,我們認為,一審判決根據上訴人呂永泉和同案被告人黃善標在公安機關分別所作的供述,認定二人曾經多次合伙販賣過毒品,是錯誤的。理由是: 
    上訴人呂永泉和黃善標在公安機關所作的供述存在嚴重不一致的地方,無法證明二人曾經多次販賣過毒品:二人關于開始販賣毒品的時間和次數的供述不同;二人關于毒品的交付地點的供述不同;二人關于各次販賣毒品的數量的供述不同;二人關于販賣毒品的賣方主體不同。 
    其次,我們認為,一審判決根據黃善標與呂永泉分別所作的供述,推定本案兩塊毒品價款是由上訴人呂永泉支付,是錯誤的。 
    1、呂永泉與黃善標關于如何匯款14萬元的供述,未能相互印證; 
    關于誰叫誰匯款的問題,說法不同;關于匯款數額是多少,二人說法也不一致。 
    2、即便結合甘勝標收到匯款后委托他人購買毒品并運送毒品前往南寧的事實,也不能得出必定是上訴人呂永泉匯的款,也就是不能得出上訴人為購買兩塊毒品海洛因而向甘勝標匯款14萬元的結論。 
    因為匯款人 “孫翠蘭”未到案,無法確認匯款人的身份、款的來源以及匯款的用途。 
    退一步而言,即便根據現有證據能認定甘勝標收到的14萬元匯款是上訴人呂永泉指令孫翠蘭所匯,也不能推定所匯的款是呂永泉叫甘勝標購買兩塊毒品海洛因并送往南寧,二者之間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 
    因為,一方面,呂永泉與甘勝標互不認識,無法認定呂永泉知道甘勝標能夠提供毒品;另方面,在黃善標的供述中,沒有哪句話說呂永泉向甘勝標所匯的14萬元款是用于購買兩塊毒品海洛因,在呂永泉的供述中,也沒有哪句話說是為了購買2塊毒品海洛因而匯款14萬元,相反,在呂永泉的供述中談到,“黃善標在下面賭輸了錢”而按其要求進行匯款,因此,匯款的目的也可能是為了替黃善標償還賭債。至于毒品的單價是多少?在哪里交貨?黃善標與呂永泉的供述都沒有涉及,故根據黃善標與呂永泉的口供也無法推定匯款14萬元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購買那兩塊毒品海洛因并送往南寧,也就是說,匯款14萬元與購買兩塊毒品海洛因之間不存在必然的因果關系。 
    第三,本案證據之間未能得出唯一的、排他的結論,支付毒資的事實存在明顯疑點,依法不能對涉嫌支付毒資的上訴人呂永泉定罪處罰。 
    審判長、審判員:我們認為,在刑事訴訟中,認定當事人犯罪事實的證據是極為嚴格的,不但要求做到證據“確實、充分”,而且,還要求證據之間必須相互印證,即證據與證據之間必須形成完整“鎖鏈”,還要求具有嚴格的排他性,也就是證據與證據之間的矛盾得到合理的排除,所得出的結論是唯一的、排他的;否則,證據就不是確實充分,當事人被指控的犯罪事實就存在疑點,依法就不能對當事人定罪和處罰。本案中,只有上訴人呂永泉叫孫翠蘭匯款的供述和一張“匯款人”為“孫翠蘭”的存款憑證,而沒有匯款人孫翠蘭的證言相印證,在不能百分之百肯定是孫翠蘭本人匯款、不能排除其他人叫孫翠蘭匯款以及無法查清匯款用途是購買毒品海洛因的情況下,僅以被告人的供述和匯款人為“孫翠蘭”的一張《存款憑單》,是不能得出本案是由上訴人呂永泉叫孫翠蘭匯款給甘勝標購買毒品的唯一的結論的,也就是說,本案支付毒資的事實是明顯存在疑點的。 
    需要提請法庭注意的是,無論是偵查機關的《起訴意見書》,還是公訴機關的《起訴書》,或是一審法院的《刑事判決書》,都沒有將呂永泉列為第一犯罪嫌疑人或第一被告人。可見,此前公安機關、公訴機關乃至一審法院對于上訴人呂永泉的行為如何定罪處罰,也是拿不定主意的。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本案證據之間,未能互相印證,沒有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呂永泉就本案提供14萬元毒資的事實明顯存在疑點,對其定以販賣毒品罰并判處死刑顯屬錯判。故請二審法院依法撤銷一審判決,改判上訴人無罪。 
    以上辯護意見,敬請合議庭予以充分考慮并采納。謝謝! 
                                       

                                   辯護人:桂三力律師事務所 
                                               張宏新 律 師 
                                               孔燕飛 律 師 
                                         二OO八年六月二十四日

(該代理詞于8月11日發表于廣西《法治快報》第五版上)



黑子的篮球剧场版